昨晚心血來潮把去龍洞浮潛記錄了一下,快寫完時突然左臂感到一陣刺痛。一開始還以為是被蚊子咬,不以為意,沒想到刺痛感慢慢擴散,拉開上衣一看,被曬紅的皮膚似乎腫了起來,是過敏嗎?
  我趕緊去沖冷水,第一時間好像舒緩了些,但走出浴室之後,刺痛感又來了,這回蔓延到整個背上,這種感覺好像被螫,又好像被火灸,又麻又癢又痛。。。

  前兩天璐璐都有幫我擦蘆卉,但我沒把它帶來新竹,莫非是這個緣故嗎?

  已經午夜了,只能查有沒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藥局,上網查到一筆說在西大路上有一間。我先到附近的頂好,那邊沒賣,我買了一瓶乳液,萬一真買不到蘆卉,還有東西可以抹。接著又繞到清大夜市附近,沒看到還開著的藥局,心一橫,就往西大路騎去。

  由於沒有詳細的地址,甚至不確定到底有沒有這間店,只能碰運氣,還好真的有一間二十四小時的藥局,在大遠百附近。買到了蘆卉,感覺上好像有救了,放下心來慢慢騎回去,路上還覺得自己英明睿智,有決心、有毅力,才買到救命蘆卉。沒想到眼角餘光一瞄,居然清大對面就有一間二十四小時的藥局,而且還是和西大路上那間是同一個連鎖店!

  回到住所,迫不及待塗上蘆卉,結果效用不如預期,反而有更刺痛的現象,刺痛感在背上開舞會,瘋狂亂跳。忍了好一會,實在受不了,再去沖水,這回連冷水都止不住刺痛感。我想,那些燒燙傷的患者所承受的痛苦,是不是就像這樣永無止境、永不停歇,唯一能做的只能張口呼喊。

  馬丁這時還跑來亂,大概以為我手上的蘆卉是什麼好吃的東西吧,一直蹭來蹭去,就已經很煩了,還要小心別讓牠給舔到。

  蘆卉不行,那乳液呢?我不敢再一次全塗上去,先拿左臂試驗,結果也一樣,更刺痛,痛到無法忍耐,非得用水沖掉不可。

  刺痛感緊掐著意識,絲毫沒有睡意,眼看已經快三點了,勉強躺下來,看看電視、翻翻日文,總算睡意壓過了刺痛,小睡了一下。醒來時才七點半,刺痛感似乎沒那麼強烈了,精神也還可以,讓我猶豫起來要不要請假看醫生。再上網查日曬後的症狀,看到嚴重的日曬會引起接觸性皮膚炎,應該就是我這個情況吧,於是決定請假看醫生,免得拖成大病,那就慘了。

  就醫時我告訴醫生會刺痛,醫生回答:「要忍耐!」

  喵的咧~~

  我再三強調已經嚴重刺痛到無法入眠,她才說那開個藥個我擦。總之,應該是沒什麼大礙。

  其實下午時那刺痛感已經沒那麼頻繁,也沒那麼難以忍受,反正假都請了,就好好休息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usik 的頭像
prusik

呼喊快樂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乖
  • 蚯蚓啊<br />
    這就你不對了<br />
    曬傷要問專家啊...<br />
    回家只可以洗冷水喔~<br />
    不過好像也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