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旅貓的急件,說五妹被退回了,先寄在旺鑫,請我下班後去把牠接回去。
 
  心中不禁納悶,不是才剛送出去嗎?雖然對於五妹能來作客,我是百分之百地歡迎,然而若牠有個能被呵護一輩子的家,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接回來後,先把凌亂不堪的房間收拾好,再把牠放出來。由於馬丁還在台北,五妹可以不受打擾地四處巡視,我坐在床上看著牠在房間繞來繞去,似乎在尋找一個可以安心躲藏的地方,牠選了門半
開的衣櫃。哈~怎麼每隻剛來的貓都會選相同的地方。
 
  這次有把閃燈和相機帶來,反正也要出門買晚餐,乾脆跑遠一點,去喵屋拍貓,順便看看有沒有法子把豆乾從天花板抓下來,另外也讓五妹能更安心地熟悉環境。
 
  來到喵屋,值班的旅貓幫我開門,然後我就直接去抓豆乾。
 
  豆乾還在我家作客時,養成了一個習慣,只要我把罐頭的拉環彈地噠噠響,牠就知道有好料吃了,再加一點把肉分到瓷碗裡的聲音,牠就會衝出來喵個不停,一點也不像平常的牠。
 
  所以我不但準備了罐頭,也把家裡的瓷碗帶來。
 
  可是貓呢?我第一眼往上望時,並沒有看到牠,直到慧如指引我,才看到牠傳說中蜘蛛人的身手。本來我以為牠是爬到天花板的夾層裡,但其實和室房的天花板並沒有夾層,牠純粹站在管線以及木板邊緣的突出物上,光看照片其實不能理解,真的要現場看才能體會這是多麼辛苦且高難度的動作。

 

↑這角度是由下往上拍的喔!上面的布是窗簾的頂端,左腳踩包線路的灰色管子,右邊是突出物↑
 
 
  我依計劃行事,牠好像還記得,聽到噠噠噠的聲音後頭就往下伸,而也曾經受過這樣訓練的愛哭鬼,早就跑來急切地喵喵叫,這也是作戰方式之一,可是直到愛哭鬼像餓鬼似地吃個不停時,豆乾還是不肯下來,直好使出強硬手段,用小湯匙撥牠的腳,讓牠重心不穩,逼得牠往前走到無路可走,終於牠跳回地面,這才手到擒來,我也累得滿頭大汗。最幸福的大概就是愛哭鬼了,一整個罐頭幾乎被牠吃個精光。
 
  幫喵屋的其他貓拍了些照片後,就和旅貓道別,回家看五妹。
 
  牠已經離開衣櫃了,本以為要費一翻功夫找牠,想不到牠就縮在床頭櫃上,大概是有蚊帳隔著讓牠安心吧,我也不理牠,做自己的事,偶爾回頭對望兩眼。五妹很注意我的一舉一動,目光相對時會喵一聲,那種聲音帶著幾分無助,幾次之後,我忍不住接近牠,發現牠居然抖個不停,就像之前在會場一樣。
 
  我連忙摸摸牠的頭,輕聲細語地安慰牠,其實這不是我的風格,我不太常和貓對話的,可是居然奏效了,原本四肢是縮著的,摸了好一會後,就伸展開來了,尤其是側臉頰的地方最有效。
 
  想起慧如說的:「五妹是隻很依賴人的貓」,真的是這樣。
 
 
↓怯生生的五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usik 的頭像
prusik

呼喊快樂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