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哥幾乎無預警地離職了,週五早上看到他在打包,才看出端倪,中午用完餐,回來他人已經走了,連當面說聲再見的機會都沒有。

  剛進公司那陣子,就算有人離職,同事們也會一起吃個飯算是餞別,如今,一個個都默默地離開,這樣子的感覺真的很差,相較於隔壁公司三不五時傳過來的生日快樂歌,以及喧鬧的嘻笑聲,更覺得自己公司的氣氛迥異。

  其實我也有跳槽的準備,本來還有些惶恐,擔心過去不見得更好,但現在反而迫不及待想要離開。

  如今設計部剩下七人,SW與JW會進來這個案子的可能性就算有,也是後期的事,他們的512M還不知要做多久,也難免有人會講話,但後來也見怪不怪了。

  再扣掉我和JH,能稱上大將的只上三人,所以我和JH會被派去做layout,如果是對中岡負責,那還好,若是對濱本那就慘了。

  其實目前的案子已拖延數月,龍哥看起來也無法抗衡日本人,工作的分配由於人手不足,連我也被推上火線,礙於經驗不足,當然日本人會不滿意,認為我沒有達到他們的要求,皓哥跳下來幫忙,從幫忙到主導,我想他也有三分無奈,然而仔細回想中間的過程,我認為掛名leader的龍哥應該在分配工作時就要考慮到這點,讓資深的皓哥來主導,而我則是接受皓哥的指揮,而不是讓我直接和日本人contact, 這樣的想法無法公開,說了只是讓人覺得在推卸責任。

  不過這種情況若持續下去,我實在會受不了,先前放棄去南亞科的機會,是想至少待滿兩年或是到這個案子結束,當時才從歐洲旅遊回來,馬上跳槽,對自己說不過去,另一方面對GINA以及才在新竹設立辦公室的環境,其實沒什麼信心。

  現在FLASH 找我,一來聯電的環境比穩定,二來四月時已經和他談過,當時差點就要跟著他走了,是因為flash 被慰留下來,這事才做罷,沒想到出國期間他還是走了。回國後我也想過他會不會來找我,但只是想想,並沒有主動聯絡。

  在這個節骨眼,他的邀約為我打開另一扇門,而我已經一腳踏出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usik 的頭像
prusik

呼喊快樂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