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聽到不知是豆干還是妹頭在狂喵,雖然有點不尋常,因為喵聲是短促且連續,帶有著急的味道,但我只瞄了一眼,確認不是妹頭在喵,而是不知躲到哪去的豆干,就繼續睡了。直到再不起床就遲到的時刻,才匆忙起床梳洗更衣,豆干一聽有動靜就不喵了,我望了一下聲音的來源處,心裡有點納悶,那裡看起來不像有地方可躲。

  要不要把牠找出來呢?我有點不想理牠,反正在這個房間就好。只是牠又喵了起來,我感受到聲音就在左近,偏偏完全不見蹤影,忍不住好奇心,四處找了一下,沒有,擴大範圍找,也沒有,偏偏這小子又不叫了,我有點不耐煩,不出門不行了。用倒飼料的聲音來引誘也沒輒,害我開始疑心疑鬼,拉開窗戶、打開廁所門,甚至拉開床,這些不可能躲的地方都找過了,還是沒有。

  「再找五分鐘」,我給自己一個底線,靜下來等牠叫。

  幸好牠很快又叫起來了,我悄悄接近音源,低著頭看著毫無可能躲藏的地方,到底怎麼回事,仰天長嘆。

  這一仰頭,一個影子閃了過去,我簡直不敢相信。

  在我的房間裡,天花板的一角有個小隔間,馬丁常常望著那個空間喵,好像上面放有吃不完的罐頭一樣,不過我從不擔心牠會跳上去,因為完全沒有可供借力的地方,即使像牠擁有絕佳的跳躍力,也不可能跳一躍而上,小貓更不可能了;然而,豆干卻上去了,難道牠會飛?

  爬上桌子,我把牠抓了下來,豆干大概是上得去下不來,才急得喵喵叫,但要抓牠下來,卻又哈氣以對,我實在沒時間耗了,硬抓的結果,就是好不容易這幾天培養出來的信任感又盪然無存。

  上班前再環顧四方,我想牠是借由窗簾爬上去的,窗簾的上端有些許不太自然的折痕,也符合我抬頭看到牠快閃影子的地方。難怪聲音這麼近,卻看不到牠,原來是在上面,不是在下面。

  回到地面的豆干,先是躲了一會,連忙上廁所去了,不知牠是不是待了一晚,感謝老天,我沒置之不理。

  把窗簾卸下,我趕忙上班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usik 的頭像
prusik

呼喊快樂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