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沿著林道走,會怎麼樣呢?在山上我們不只一次想過這個問題,但是推論出來的答案是:「那我們就與水漾森林無緣了。」, 換句話說,上天註定要我們與她見上一面,才讓所有的因緣結在一起。
 
  當然,如果知道得用遲歸來換,大概沒人願意吧,然而就像時間的不可逆,命運也沒得事先選擇,發生就發生了。
  最早是在登山補給站上看到介紹水漾森林的文章,沒有太多的描述,只有簡單的文字,以及一張讓人目不轉睛的照片,吸引了很多山友們的注意,有志者不畏困難,把往水漾森林的路一條條探勘出來,記錄、照片、地圖陸陸續續出現在網路上,這些慷慨的分享,經過一年多的累積,我想,該是前往水漾森林的時候了。
 
  同行的有明勳、璐璐與russ。russ是初次見面,在此之前我有大略瀏覽他的部落格,也是個愛玩的人,能和明勳稱兄道弟,身上大多帶著同樣的元素。明勳說他有在玩樂團,又看到他跑去福隆音樂會,我很直覺地聯想到熱音樂團。見到本人時,他身上的書卷味實在和我想像中玩搖滾樂,帶著些許放浪不覊的形像搭不起來,是身藏不露,還是退隱多年洗盡鉛華呢?後來得知原來他參加的是古典樂團,擅長的是長笛與大提琴。
 
  奧運開幕那晚,我們在新埔捷運站集合出發,一路開往竹山,途中在三義以及清水休息站加油(順便蓋章),為什麼分兩次呢,因為凌晨十二點油價降兩塊。下竹山交流道已經十二點多,整個鎮都安靜地睡了,出發前曾打電話問旅館,對方回答說他們十一點就休息了(會不會太早啦),只好來當地找,透過7-11店員以及檳榔攤的協助,在客運站附近找到旅社,是一間非常有古早味的旅社,老闆一直要我們先看看房間,看了之後我們不難理解他的堅持,不過我們都累了,有得睡就好,才不挑哩。


 
  旅社附近的好幾條街都是市場的一部份,才七點就相當熱鬧,連棉被行、五金行都已開門營業。從林道往水漾森林約五個小時,所以也沒那麼急著出發。延著縣道151  前進,公路蜿延爬升到杉林溪森林遊樂區,車子無法開到仁亭登山口,於是轉搭接駁公車進去(一人二十元),下車後從仁亭旁的山徑出發。


 
  山徑其實是林道上的捷徑,接上林道後沒多久,又看到第二段捷徑,正猶豫著要不要走,卻又忍不住把捷徑與破壞環境給聯想在一起。我們還是續走林道,走過第三段捷徑入口,這段林道好長,開始動搖幹嘛不走近路。林道上有一段路基陷落,大概有兩米多的落差,是新崩落的,不難走。
 
  之後又到了一處林道與山徑的交叉口,要走嗎?
 
  「吼,不用想了啦,就走吧!」明勳說出大家的心聲,帶頭走了上去。

  走了約二十分鐘,一路攀升還沒接上林道,這捷徑會不會太長了點?看看方向,有點懷疑會不會已經走上往鹿屈山的路?趁休息時提出來,明勳也覺得大概走上鹿屈山了,由於剛開始走,體力正好,大家行進的速度很快,上升這麼多要回頭實在很不甘心,我拿出另一份從鹿屈山走稜線接到林道的行程:
 
  「從這裡走也是可以到啦!」
 
  當初準備這份行程,是有想過來個O型,好天氣時鹿屈山前峰的視野聽說超棒,但是想到我們是以輕鬆玩樂為號召,走腰繞的林道來回才能名符其實,所以這份只帶著備而不用,若是回程時大家想換換口味走不同的路,再拿來用。

  想不到現在就派上用場。如果沒有這份行程,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回頭走林道。
 
  決定繼續前進後,心下略有不安,所有記錄都有寫到有個踏點小的崩蹋地形,原本是出發沒多久就會遇上,如今反過來變成回程時快接近出口才遇上,要是路有新的狀況,那就麻煩了;但又想到最近幾個月內的記錄裡,有人開了一條安全的高繞路,應該是不用太擔心才是。
 
  鹿林山前峰是頗寬敞的稜線,可惜雲層都起來了,見不到傳聞中的好視野。


笑得很開心嘛~~ (鹿林山前峰)

寬廣的稜線

  往鹿屈山方向走去,雲層漸厚,遠方傳來雷聲轟然,不久前方有個人影,打過招呼後,知道他是這裡的巡山員,便向他探聽往水漾森林的路。
 
  得到的回答是路況很糟,他建議我們去鹿屈山走走就好,頓時士氣落到谷底,我想,該不會變成鹿屈山負重之旅吧~~
 
  來到稜線轉折處,一個小平台,照著記錄上的方位角找去,果然看到路標,路況看起來還好,稍做休息後開始鑽,大致走在稜線上,看得出來很久沒人走了,林相有點密,有時得靠腳找路,沿路的路標不是很密集,但已足夠。途中有兩個標的物,一個是紅磚屋,一個是護管所,與記錄上的時間比對,我們的速度快上許多。


準備往支稜走向林道
 
  蠻難得的,通常都是我們落後別人的行程。
 
  接到林道後,大大地鬆了口氣,接下來應該就很好走了吧,捨腰繞的林道不走,重裝「高繞」這麼一大段路,體力消耗不少,午餐也從原本的泡麵變成口糧,休息時明勳居然一下子睡著了。


接到林道
 
  踢了一段林道,突然出現好大一個崩蹋地,和早上遇到的情況差不多,幾乎是整個路基蹋陷,但落差又更大了。幸好靠近山壁的地方還算平,撥開植被硬是踩出一條路,走過這關,很快就是往水漾森林的叉路。
 
  從林道到水漾森林,有兩個地方要注意,第一個是超級密的芒草加荊棘區,其芒草之密,會讓人有路不見的錯覺,蹲下來也見不到路徑,使盡吃奶的力又撥又壓,好不容易才找到路,明明五月才有隊伍走過呀。第二個要注意的是兩段式的高落差瘦稜,雖然有繩子可拉,但往下走並不是很好走,加上雨和重裝,一點都不好玩。
 
  體力消耗太大,全身溼,森林裡天色暗得快,以及還不知前面有多遠,集合了一切不利的因素,讓人走起來格外疲累。到了上營地(哲明谷)與獵寮營地分叉點,要往哪邊走呢?我想了想,決定往獵寮營地,雖然哲明谷的照片很吸引我,但是東吳的記錄上有寫他們去了兩次,地貌因為水流的關係有所改變;另外一個考量是,若不住獵寮營地,明天大概也不會想走過去吧?
 
  見到水漾森林時,精神有稍微脫離疲憊的泥沼,但很快又陷下去了,滿腦子只想著營地,儘管暮色裡的水漾森林,帶著幾許肅殺之氣,也無心細想。
 
  一行人拖著沉重的步伐,終於來到獵寮營地,原本六個小時的逸樂時光,變成山林裡的重裝訓練,望著附近溼透的木頭,也別指望升火了。
 
  「我們大概中午就會到水漾森林了,然後會有一整個下午無所事事。」

  「那可以好好拍照了。」

  「嗯,聽著流水聲發呆。。。」
 
  我想到出發前與明勳在線上的對話,虧我還查了如何繞水漾森林一圈,以及往眠月神木的記錄‧‧‧


 璐璐問我,到達營地的心情如何,我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rusik 的頭像
prusik

呼喊快樂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SH
  • 最後一張
    冏的好經典阿~~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