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實施定時餵食之後,預期中希望八寶把人和食物劃上等號的效果還沒顯現出來,倒是預期之外的悲劇先跑了出來。悲劇一,早上肚子餓的馬丁會狂喵,害我非得起來倒飼料,可是牠好像叫上癮了,繼續鬼叫,氣得我再爬起來,打算把牠丟到衣櫃去,此時發生了悲劇二,抓錯貓啦!

  沒辦法,頭腦還沒清醒,偏偏八寶和馬丁都是橘子貓。八寶看到我怒氣衝衝,聲勢驚人地朝著牠走去,居然也沒逃跑,直到我伸手擰著牠的後頸時,才倉惶逃竄,我也才發覺牠是八寶。

  這下可麻煩了,八寶逃到牠第二個固定座位,置物箱上,我一靠近不安地嗚嗚叫,我只好柔聲安慰,一旁的馬丁則一付事不關己樣。還好這是發生在週六的清早,要換做是上班日,那肯定又要兩眼昏花過一天了。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23 Sun 2006 23:20
  • 阿男

  週六去會場本來只是想找旅貓問兩件事,然後快閃,因為璐璐已經下了十二道金牌要我早點回台北了。不過一到會場,旅貓忙在幫人介紹貓咪,看起來一時三刻不會結束的樣子,於是我想到可以試用向阿福借的徠卡相機,不過用起來不是很順手,在自動模式下,現場的光源應該是夠呀,但快門就是不給按,只拍了兩張,就先收起來。還是換數位來拍比較快,只是這一拍,就沒完沒了,最後幾乎在場的貓狗都拍了一回。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2 Sun 2006 10:11
  • 五妹

  認養人看完五妹的當晚,馬上寫信到協會,表明想要認養。隔天旅貓告訴我這個消息著實嚇了我一跳,「手腳會不會太快了點?」,不過也由此可見認養人真的對五妹很有好感,才沒有考慮太久。

  之後dear把協會談認養的相關文件寄給我參考,這應該算是協會認養的sop 吧,裡面把談認養要注意的事項鉅細靡遺地列了出來,不知匯集了多少人的經驗。

    另外,送出去之前要先幫五妹打晶片,所以週四下班後帶到信安,才關進籠沒多久,五妹就開始哀哀叫,下樓梯時更是鬼哭神嚎,我想整棟公寓都聽得到吧,害我得飛奔下樓。

  晶片是由一個外表像大針筒的東西注射進去的,看起來真恐怖,有點好奇為什麼不會流血,因為感覺上好像是直接插入皮下。植好後先掃一下,確定植入成功,再帶著五妹去喵屋等dear。

  到喵屋時遇到正在值班的義工,旅貓也在,她說乾脆讓我來處理就好了,畢竟我和認養人住得近,比較方便。流程很簡單,把切結書一式兩份填好,收取費用。於是我和dear聯絡,她就不用過來了,電話裡她交待我一些要提醒的事項。

  最後一個晚上和五妹相處了,回到家後牠不停地蹭來蹭去,若要舉五妹最吸引人的地方,我想莫過於牠對人的信任感。尤其喜歡和五妹目光相對,牠會回應你的注視,輕輕柔柔地喵一聲,然後快步跑來,頭微側,等著讓你摸摸。如果,我只有養一隻貓的話,我會毫不考慮地把五妹簽下來。

  週五下班後,與認養人約七點,聯絡時他正在購買給五妹用的生活必須品,大概要買不少東西吧,眼看就要超過八點了,趕緊打電話到喵屋,幸好海哥還在,請他幫忙代班,才掛上電話,認養人就來電了。

  五妹不知是不是知道自己要走了,看到認養人來,並沒有像上次那麼大方,反而畏畏縮縮了起來。

  一切手續都辦好,該收的、該交待的,都完成之後,把五妹放進提籠內,真的要說再見了。這段時間我們相處得很愉快,謝謝,也祝妳幸福!

  幸會了,虎五妹。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2 Sun 2006 09:51
  • 球聚

   前幾天小周在MSN上說阿達在找我,關於他要結婚的事,我想應該是準備寄帖子了吧。連絡上阿達後,果然是這件事。

  「週六有沒有空呀,乾脆出來打個球,順便接你的帖子,這樣就不用寄了。」我說。

  於是我約了為榮與小黃,小周則推說怕起不來,我只好抬出美人計:

  「你來的話,會見到一個超幼齒的漂亮美眉喔!有嬰兒般細緻的膚質,還可以任你親親抱抱。」

  他聽了半信半疑,問我:「是人類吧!」
  
  「放心啦,絕對是地球人女性!」
  
  不過呀,美人計依舊擋不住他的瞌睡蟲,後來小周並沒有出現,而我們也因為打得太累了,沒去找這位小美女,下回還有機會啦!

  時間約在週六早上九點,抵達時剛好有個球場只有一個人在場邊休息,我就不客氣把球拿出來投,表示這場地我也有份,不過他們是在另一邊報隊,等於這個場是空著的,也就理所當然佔了下來。

  等了一會,阿達和小黃都來了,為榮卻遲遲不見,打給他也沒人接,心想難道又要單挑了嗎?每次小黃回台灣,我都會約他和為榮出來打球,然而三個人只能一對一,以我們現在的體能,大概打到第三分就快喘不過氣了,年初的球聚為榮還打到吐出來,被我和小黃嘲笑了半天。

  此時有一個球友自行跑來問可不可以一塊打,當然好呀,這樣剛好二打二,可以稍微延後虛脫的時間。阿達說他也很久沒打球了,看得出來,曾經在系隊練過的他,居然也好幾球籃下沒放進,不過他的體能倒維持得還不錯,不會像小黃或為榮那麼慘。天氣雖熱,不過有雲把太陽擋住,所以還蠻適合打球的,我們打了好幾場,早餐好像漸漸在胃裡翻騰了起來,於是我放慢了腳步,小黃也是吃了早餐才過來,他似乎撐不住了,我叫他趕快到場邊的水溝就位,別吐在場上。

  他吐了一點東西出來,我笑著說:「等等喔,我要拿相機把你的糗狀拍下來。」

  說時遲,那時快,他真的又吐了,而且像水庫洩洪,一發不可收拾。我在他的旁邊,雖然沒被波及到,但那股味道以及聲音,差點引爆我肚內的炸彈,趕緊跑到旁邊,幸好只有乾嘔一下,並沒有吐出來。

  「喂!你來真的,我只是開玩笑而已!」我不禁埋怨起小黃。

  阿達在旁邊快笑翻了。 

  本來以為不會來的為榮,約十點多時現身了,還帶他老弟一塊來。我和阿達立刻站到為榮弟旁說:「我們要和你弟一隊。」

  哈,真是有夠不給為榮面子的。

  為榮聽到小黃剛剛吐了出來,也笑得十分暢快:「吐完應該身體輕盈多了吧!」

  六個人分兩隊,好久沒有三打三了,真感動!這樣打才不會虛得太快,黑白黑白的結果是阿達與為榮兩兄弟同隊,我和小黃互指著對方:「和他同隊,輸定了嘛!」

  還好球友的切入夠犀利,為榮弟也沒有全力出擊,兩方打起來也互有勝負。

  每場分出高下後,就要到旁邊喘個五分鐘,也順便聊兩句,小黃是在唸研究所的準中醫師,阿達則是執業中的獸醫師,同是師字輩的,當然要趁機討教一下囉,像球友左手有傷,就問小黃復健的問題;我則是向阿達諮詢狗狗毛囊蟲的問題,後來為榮來,以結過婚的過來人,談了一些婚禮準備的話題,就這樣天南地北,無所不聊,等體力恢復了差不多,再上場撕殺。

  打到十一點多,有個飲料店的工讀書跑來發傳單,問他接不接受外送服務,當然是OK啦,於是我們各點了一杯,約好打到飲料送來,就準備收球走人。因為阿達下午還要上班,小黃也要陪他父親吃中飯,雖然我有帶衣服來換,但真的太累了,去為榮家探望他家小晴恩的計劃,只好延期。

  對了,美人計就是指小晴恩啦,我可沒騙人唷!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