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奇萊南&南華山的活動日期剛好卡到璐璐朋友的婚禮,我們一直互勸對方不要去,就在我覺得她快被我動搖時,自己卻接到一顆紅色炸彈,還是非去不可的那種,將心比心,我放棄了那臨門一腳,於是兩人各去各的。
 
  這次我準備了兩隻登山杖,以及MP3隨身聽,裡面灌了一堆陳綺貞的歌,好像還蠻有用的,通常第一天的情況都會很差,但在登山杖的輔助以及綺貞的歌聲加持下,一直走到十二公里時,才覺得力不從心。

  文琪與子超也有參加,搭車到登山口準備出發時,赫然發現子超手上居然提了個大蛋糕,就這樣一路提到天池山莊去,整整十三公里的路,途中我忍不住問,這蛋糕是不是越來越重呀?真的很不簡單,這份心意應該確確實實傳送到文琪心中吧!

  去年夏天,颱風在雲海保線所之後吹出了兩個大崩壁,這段路因此封閉許久,直到年底才開放,這中間還發生過山難,所以領隊特別交待,過崩壁時不停留、不攝影。第一個大崩壁,在路樁五公里之後,路還蠻寬的;第二段大崩壁,一開始也不難走,但過了約三分之二,路變得很小條,看起來驚險多了,不過實際走過去還好。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說到能高越嶺古道,其實多年前我曾經「意外」地走過西半段,那年的農曆年假,我跟著OB去攀登奇萊主北,原本是計劃雪訓,但出發時完全沒有下雪的跡象,反正難得假期,上山走走也好,於是我們仍按既定的行程出發,下車時留下大部份的雪地裝備,只帶著一支冰斧,算是心理安慰吧。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3 Thu 2006 23:09
  • 犯沖

  下班後突然很想回台北,於是就直奔搭車處,然而一直沒聯絡到璐璐,大概是手機沒電,想到她很有可能又不知跑去哪裡閒晃,還是聯絡到再回去比較保險,等了好一會,打家中電話都沒人接,心想算了,不回去了。

  於是又繞回園區,去霞客行買登山褲。沒想到它現在都是賣冬季用的厚褲子,穿這種褲子爬山不熱死才怪,由於肚子餓得咕咕叫,決定吃完晚餐再去市區買。

  悲劇就發生在買好晚餐的那一刻,才剛走出店門口,右腳就突然往外翻,跌了個踉蹌,兩個經過的女學生居然在偷笑,不怕我手中的熱湯一飛,灑到妳們沒愛心的臉上嗎!

  算了~雖然很痛,但應該不是太嚴重,上次扭到可是跌坐在地上爬不起來,現在還能走,還能爬樓梯,已算是萬幸了。

  只是,怎麼又是在出隊的前一天出狀況呀!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買了個新的MP3 ,灌了一些音樂,就掛在耳上,隨著不同的歌曲,心境也跟著流轉,文字也悄悄溢了出來。

【閒情】

週日 鋒面來臨
氣溫陡降 大雨直落
煮一杯熱茶 半臥褟上
一個人 一本書 
雨聲伴讀 貓咪溫被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氣象預報說這兩天會下雨,可是早上起來居然還看得到陽光,於是決定這週把馬丁帶回新竹,一方面是牠在台北待夠久了,另一方面也讓來作客的五妹不那麼孤單。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 view of life
        唉...
        我本來想過著隨便當個忍者
        隨便賺點錢 然後和不美又不醜的普通女人結婚
        生兩個小孩
        第一個是女孩 第二個是男孩...
        等長女結婚 兒子也能獨當一面的時候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淚滿溢
某日夜裡  淚水滿溢
心中的不捨 撕裂一切
猛然驚醒 明知是南柯一夢
仍止不住哀傷
 
(喂~還沒結婚勒。。。。)
 
忍不住又哭又笑
為什麼會夢到嫁女兒這天的情境呢
那種回想起女兒從嬰孩到少女 到披上婚紗要嫁人的模樣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6 Thu 2006 23:11
  • 五妹

  收到旅貓的急件,說五妹被退回了,先寄在旺鑫,請我下班後去把牠接回去。
 
  心中不禁納悶,不是才剛送出去嗎?雖然對於五妹能來作客,我是百分之百地歡迎,然而若牠有個能被呵護一輩子的家,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接回來後,先把凌亂不堪的房間收拾好,再把牠放出來。由於馬丁還在台北,五妹可以不受打擾地四處巡視,我坐在床上看著牠在房間繞來繞去,似乎在尋找一個可以安心躲藏的地方,牠選了門半
開的衣櫃。哈~怎麼每隻剛來的貓都會選相同的地方。
 
  這次有把閃燈和相機帶來,反正也要出門買晚餐,乾脆跑遠一點,去喵屋拍貓,順便看看有沒有法子把豆乾從天花板抓下來,另外也讓五妹能更安心地熟悉環境。
 
  來到喵屋,值班的旅貓幫我開門,然後我就直接去抓豆乾。
 
  豆乾還在我家作客時,養成了一個習慣,只要我把罐頭的拉環彈地噠噠響,牠就知道有好料吃了,再加一點把肉分到瓷碗裡的聲音,牠就會衝出來喵個不停,一點也不像平常的牠。
 
  所以我不但準備了罐頭,也把家裡的瓷碗帶來。
 
  可是貓呢?我第一眼往上望時,並沒有看到牠,直到慧如指引我,才看到牠傳說中蜘蛛人的身手。本來我以為牠是爬到天花板的夾層裡,但其實和室房的天花板並沒有夾層,牠純粹站在管線以及木板邊緣的突出物上,光看照片其實不能理解,真的要現場看才能體會這是多麼辛苦且高難度的動作。

 

↑這角度是由下往上拍的喔!上面的布是窗簾的頂端,左腳踩包線路的灰色管子,右邊是突出物↑
 
 
  我依計劃行事,牠好像還記得,聽到噠噠噠的聲音後頭就往下伸,而也曾經受過這樣訓練的愛哭鬼,早就跑來急切地喵喵叫,這也是作戰方式之一,可是直到愛哭鬼像餓鬼似地吃個不停時,豆乾還是不肯下來,直好使出強硬手段,用小湯匙撥牠的腳,讓牠重心不穩,逼得牠往前走到無路可走,終於牠跳回地面,這才手到擒來,我也累得滿頭大汗。最幸福的大概就是愛哭鬼了,一整個罐頭幾乎被牠吃個精光。
 
  幫喵屋的其他貓拍了些照片後,就和旅貓道別,回家看五妹。
 
  牠已經離開衣櫃了,本以為要費一翻功夫找牠,想不到牠就縮在床頭櫃上,大概是有蚊帳隔著讓牠安心吧,我也不理牠,做自己的事,偶爾回頭對望兩眼。五妹很注意我的一舉一動,目光相對時會喵一聲,那種聲音帶著幾分無助,幾次之後,我忍不住接近牠,發現牠居然抖個不停,就像之前在會場一樣。
 
  我連忙摸摸牠的頭,輕聲細語地安慰牠,其實這不是我的風格,我不太常和貓對話的,可是居然奏效了,原本四肢是縮著的,摸了好一會後,就伸展開來了,尤其是側臉頰的地方最有效。
 
  想起慧如說的:「五妹是隻很依賴人的貓」,真的是這樣。
 
 
↓怯生生的五妹↓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一趟平溪之後,感冒變嚴重了,隔天在家睡了一天,回到工作崗位後,即使很難得乖乖按時服藥,症狀似乎也沒有好轉,咳嗽中總夾帶著痰的腥臭味,想不到這還不是最慘的。

  昨天下午就有點無精打采,下班後也不覺得餓,這種沒食慾的情況讓我有種不詳的預感,不敢多吃,只買個粥裹腹。果然沒多久肚子就痛起來,上完廁所後躺在床上動也不動,一起身就覺得暈昡,心知這下可沒完沒了。

  躺了一陣子,勉強爬起來去蹲馬桶,雖然沒吃什麼,但還是拉個不停,奇怪,身體有這麼多水可以排洩嗎?就這樣折騰到午夜,終於緩和許多了。

  今早有英文測驗,老天保佑,肚子沒有在考試期間作怪。中午依舊沒食慾,拿了份水果餐,回到座位上吃完就趴著睡,明知奇萊南、南華的行前會就在八樓,但真的力不從心。

  算算從過年到現在半個多月了,身體似乎都處在虛弱的狀態之下,難道有犯太歲嗎?真希望趕快好起來,我要去爬山啦!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Feb 12 Sun 2006 22:50
  • 太多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this world that will never change
目前符合上面這句話的有:
宮崎駿+久石讓的動畫
陳綺貞的音樂

看南一段的日出照片時,剛好放到這首歌的前奏
彷彿感受到天地的莊嚴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春節的感冒才好沒多久,這週又來了。不同於上回主攻腸胃以及發燒,這回是流鼻涕以及失聲。話說週五和協會義工們聚餐時,一切都好好的,只不過搭個車回到台北,突然間聲音就越來越弱,而且也開始咳嗽。週六去看耳鼻喉科,乖乖服藥,為的是晚上的平溪天燈行,同樣是出遊前的狀況,這回說什麼都不退。

  長昇他們和在南一段遇上的世新OB要一塊吃火鍋,說好吃完call我,想不到等到三點多還沒吃完,是要把店吃垮才甘願嗎?不想再等,就先到捷運站,途中連絡到明勳,原來他們轉進到別人家家裡去了,和我約五點在木柵見,我嘴裡說好,但到了木柵捷運站,就直接等公車了,反正目的都是天燈,在這裡等和在平溪等沒什麼差別。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高中同學裡,一月份總共有四個新生命到來,真是可喜可賀。年初六這天,我先到小黃家,然後又找了為榮,三人一塊去找姥姥,看看她的小baby。
 
  為榮也是這波嬰兒潮的一員,不過小孩還跟著媽媽在娘家坐月子,等過陣子再去看看他家的晴恩。
 
  談到育兒,話題可真的聊不完呢!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整理登山裝備時,順手把鄉鎮護照放進去,雖然要趕去登山口,不太可能沿途見到7-11 就停車,還是帶著以免遺憾。

  台北出發的五人只有阿福沒帶,他嘴上說著不想增加重量,可是若前一天跟大家約好說:「鄉鎮護照要帶著喔!」,我想他一定也會帶著吧。

  年初二,已有塞在高速公路動彈不得的心理準備,然而出乎意料七點多從台北出發,居然一點也沒遇到車陣,直到彰化才慢了下來。甲仙算是南橫入口的鬧區,這裡的芋仔冰很有名,春節假期遊客如織,人超多!一開始有點錯愕,後來也習以為常,大概往年春節不是去爬山,就是在家裡窩著,沒有親身到各觀光景點感受人潮的緣故。

  由於大病初癒,身體沒有想像中復元的快,因此在山上過一夜之後,還是決定和璐璐下撤,其他五人繼續前進。在登山口,我們討論究竟要往東還是往西呢?或許是還沉浸在未能完成南一段的遺憾,竟然沒有考慮連續假期的因素,當璐璐提議往東時,我也覺得很好。

  「東部比較難得嘛!」她說。

  南橫並沒有客運貫穿全線,台南與關山各分一部車,在天池交會後再分別回開。在登山口沒有看到載客來爬山的材車,所以我們打算往西走到天池,看有沒有善心人士願意載我們一程,或是攔便車。

  以往攔便車最佳的車型莫過於小貨車,遠遠地就可以辨視是否有空位。我們的運氣很好,居然遇到一輛要往台東市區的小貨車,此時什麼也不管了,上了再說,雖然路程很長,還好天氣很好,不會覺得冷,曬到陽光的地方很舒服,也順便飽覽美景。南橫東段很久沒來了,當年騎單車的回憶隨著地名一一浮現,很有親切感。

↑攔車者的最愛-->小貨車↑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此時此刻,那五個人還走在中央山脈裡,也許漫步在雲海之上,而我,原本也該在其中。。。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