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30 Wed 2005 21:45
  • 貓砂

  平常我都是從台北的家帶日興的貓砂下來新竹用,前陣子住所的貓砂快用光了,一時來不及補充,只好先去竉物店買一包頂著先,暫解燃眉之急,可是沒想到這卻是痛苦的開始。

  因為買的是便宜貨,貓砂的凝結力超級爛,鏟一下尿塊就散了,即使房間的通風良好,仍然瀰漫著一股臭味,以往兩天清一次貓砂即可,在用爛貨的期間幾乎是牠們上完就清,不然真的呼吸困難,下班回到家最痛苦了,那時是最臭的時刻。

  後來從台北抱回兩罐貓砂(用空的奶粉罐),此時又做了件錯事,應該把舊砂整盆清掉,但我卻是把新砂覆蓋下去,所以臭味只消失了一會,真是苦不堪言呀。

  不過新砂的凝結力佳,至少情況不會再壞下去。

  這回買到了教訓,貓砂可是一點也省不得的呀!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報名北大武其實歷經了一番掙扎,首先,活動時間和手上工作進度的底限太接近了,還好出發前的情況尚可,而且deadline也往後挪了十天,心理壓力因此解除了。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鬧鈴響起之前我就醒了,就乾脆起來了。上次開車走快速道路到內湖,感覺走了好久,所以這回早一點出發,順便看看到底要花多久時間。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閒晃了一整個早上,下午決定做點正事,先把車從樹林開回來,順便載媽去游泳。車上我提到上回出去玩,用傳統單眼相機拍出來的照片很多張都有點散散的,但又不是沒對到焦,媽告訴我是光圈用太大了,她說若是拍風景,她習慣都用F11的光圈,甚至更小,我還以為只要縮一或二級的光圈就夠了,想不到還要更小。

   回到台北準備上樓時,赫然發現口袋裡是新竹住所的那串鑰匙,心涼了半截,璐璐今天公司旅遊,最快也要五點才會回來,媽去游完泳大概也是四、五點,不過我實在很不想再跑一趟樹林,還是等璐璐回來。

   有三個選擇,一是去植物園裝悠閒,二是去北體看羽球賽,三是漫畫店,考慮一會,決定去看漫畫,已經連續好幾週沒看少快與寶島了。說也奇怪,以前我是那種一週不看漫畫就全身不對勁的人呢!

  從三點看到五點,看到快睡著了,其間連絡到璐璐,她說她們還要去碧砂漁港吃晚餐,這下八點之前能回來就要偷笑了。於是我跳上公車往西門町,打算看場電影打發時間。週六的西門町相當熱鬧,不知為什麼,覺得自己和這個地方格格不入,雖然整條街上什麼年齡的人都有,我想是以前國、高中時常常在這裡出沒的關係吧,很直覺地認為此地是屬於那個年紀。

   哈利波特五這兩天才上檔,到處都是排隊的人潮,五點多那場都已客滿,就連絕色影城這種廳不大的戲院都客滿,只好認了,又跳上公車回到漫畫店,夜幕低垂,原本今天想要整理房子以及把登山裝備送到新竹的計劃通通都落空了,真是哀怨,早知道就留在公司加班了,可以減輕下週的工作量又能領加班費。

   晚上八點總算進家門了,但也沒力開車下去了,再說吧。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19 Sat 2005 10:17
  • 有感

  前陣子協會的留言板出現了一個話題:「一個女人的心聲」,馬上引起眾多姊妹們的迴響。

   話題的內容是關於結婚與生子,一時之間男性似乎成為罪惡的淵藪。眾多回應裡,其中一篇最讓我看得心有戚戚,轉載如下:

「我應該算是這裡經驗值很高的過來人吧,我想講兩個重點:

第一,兩人在一起很多年,是否下一步就是走入婚姻?

   我記得前陣子無意間看到影子的婚紗照和她寫的註解,實在覺得很不可思議,在一起那麼久,竟然還能在結婚的時候有那種相知相許此生不渝的愛情,實在令人羨慕!!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友人在她的網誌上說,與男友分手了。

  想到每次他們倆總是戲稱彼此是「無緣的人」,如今這已經不是個玩笑,上週出遊幫他們拍合照時,甚至還預告:「這可能是最後的情侶照了」,現在回想,真是有所感慨。

  不過從她的文章裡並沒有嗅出太多的哀傷,而是想了很久終於做出決定的「解脫」,從旁觀者的角度來惴測,距離或許是主因之一。

  反倒是我這個不相關的人,一知道這個消息心情就毫無理由地低落起來。其實他們兩人的個性都很獨立,分手也很平和,又不是那種斷得一乾二淨的分手,應該說是退下來想一想,不要再被「名份」給拘束,給自己更大的空間,也許會遇上更好的人,也許繞了一圈又再一起,以朋友的立場來看,是該祝福。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15 Tue 2005 22:18
  • 針灸

  高中時愛打籃球,常扭傷腳,記得有幾次腫得像顆雞蛋大,之後打籃球的次數減少,就很少扭傷了,爬山時偶爾小扭一下,通常休息一會就好了,想不到今天中午打羽球時,居然又扭出個雞蛋出來了,一跌坐下去我就知道大事不妙,腳痛得完全站不起來,而且是整個腳踝,不分內外側都很痛。 

  回去上班前,特地買了包冰塊,前十二個小時要冰敷,一開始還蠻舒服的,可是再站起來時,發現情況更糟了,先前還勉強能走,現在幾乎走不動了。 

  帥哥推薦我去新竹一間頗負名氣的針灸診所,他說去扎個針,明天至少就能正常步行了。 

  有這麼神嗎?

  「說不定醫生還會幫你放血。」帥哥說。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站在兩旁的人,笑容有點僵喔!^_^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往上走,你會見到第一株山毛櫸,你會覺得很美,但再繼續走下去,你才會發現更美的事物」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