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9 Fri 2005 17:45
  • 五月

  充滿期待的五月。

  首先登場的是蘭嶼。

  台灣的離島至今我一個都還沒去過,蘭嶼將是我第一個踏足的離島。兩年前明勳,心禪,陳恬等一群人去綠島玩,我沒跟到,一來是不知道他們要去,知後道已經安排去花蓮賞鯨,二來當時剛辭去第一份工作,沒什麼玩興。

  雖然那次賞鯨之旅玩得也蠻充實的,但後來和綠島比起來,還是覺得可惜沒有和他們一塊去,畢竟有志同道合的旅伴最是難得,當明勳提:「明年我們去蘭嶼玩」,我想也不想就答應了。

  他說的明年,也就是去年,並沒有成行。他暑假要修教育學程的課,少了他登高一呼,加上我工作又忙,於是從六月拖到九月,最後不了了之。

  今年衝著五月的長假,我自告奮勇地招兵買馬,心禪和陳恬的工作比較彈性,早一點講方便他們排假就沒問題了;明勳反而麻煩,即使他是學生,但卻是被教授管得死死的研究生,所以當我們都安排妥當,他還是沒法子給一個確切的答覆,後來確定時間剛好卡到他所上的野外調查,也沒法子為他延期,只好說抱歉了。

  規劃蘭嶼的行程並不費什麼功夫,用咕狗輸入蘭嶼這個關鍵字,從一個潛水的討論區就獲得相當多的資訊,從中挑選了三個民宿,女人魚,藍海屋與八代灣,三間都有網頁,就內容而言,我給女人魚的評價最高,尤其姆里塔給人的感覺是很熱情、專業且是個熱愛土地的人,可惜我們去的時間他剛好陪老婆回台灣做月子,雖然民宿仍有開放,但就只單純提供住宿。

  第二選擇找上了藍海屋,與民宿主人的交涉過程中,感覺也很好,安排的行程與價格都很不錯,留言板裡與旅行者的互動不輸給女人魚,由此可見住過那兒的人所給予的肯定,因此就決定住在這兒了。

  交通方面從台灣飛蘭嶼只有一間航空公司在經營,從台東搭機,機位有限,一班飛機只能搭載十九名旅客,所以寶齡(民宿女主人)要我們先訂到機位,再談訂房細節。 由於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很容易就訂到機位,寶齡也寄來相關資訊,所以島上的行程就大致抵定了。

  原本我們很想在蘭嶼玩久一點,感受當地的生活,只不過寶齡安排的是三天兩夜的行程,也就沒堅持了。

  蘭嶼之後,我和璐璐打算繼續玩下去,難得來台東,又有假期,怎能來去匆匆呢?剛好艾瑪的部落格有很多台東的資訊,尤其是吃的;另外也想搭乘南迴鐵路,順便拜訪途中的小站-金崙。幾年前單車環島曾在此避雨,過了一夜,忍不住想回味一下。

  預計五月五日返回台北,七日參加姥姥的補請,再來就是壓軸好戲了-自助遊歐洲二十天!

  前面的行程都算是為此行的熱身,我們將直飛德國法蘭克福,然後進入瑞士,主要是在少女峰與策馬特活動,當然也少不了著名的景觀列車,再穿插個溫泉,還有到瑞士南部感受義大利風情,之後在琉森,這個美麗的城士結束在瑞士的行程,前往德國。

  德國是璐璐規劃的,一開始我們規劃的是三十多天的行程,但那是抱著離職的決心才有辦法實現的,後來與現實低頭,把假縮成一個月,也因此在德國只停留不到十天,另外留了兩天到奧地利的哈修達特。

  2005年5月,會有什麼驚奇等著我們去體驗呢?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晚上八點,我們到馬偕探望璐璐的姊姊,她中午才剛產下一個小baby。

  還沒走進醫院,就接到她打來要我們趕快上去幫忙的求助電話,璐璐緊張地衝了上去,其實不是什麼緊急事件,然而對才產後不久的人而言,上廁所都是件麻煩事。

  好不容易走出廁所,她一付虛弱地躺回病床,不過精神還不錯,於是娓娓道來整個生產過程。

  通常懷孕到三十八、三十九週時,寶寶就會出來了,然而到了第四十週,肚子裡的小傢伙還賴著不出來,夫妻倆有點急了,於是決定進行催生。

  「絕對,絕對,不要催生!!」璐璐的姊姊非常鄭重地說。

  催生針一打下去,不久子宮就會開始收縮,然而非得等陰道開到五指的程度醫生才會進行分娩,若是正常分娩的情況,從陣痛開始到產房也許就會開了二~三指,再從這裡到開五指的時間會很痛,但很快。

  璐璐的姊姊說從打了催生針後到開兩指這段時間,就已經痛得快不能忍受,這段時間一分一秒都被痛覺拉長得有如一生一世,催生針等於延長了陣痛的時間,此外為了保持孕婦的體力,必須吊點滴,身上也放有觀察胎兒的儀器,於是整個人被限制在床上動彈不得,其間若想上廁所,只能在床上解決,上不出來怎麼辦呢,答案是插尿管。

  「好痛!痛得要命,還插了兩次!」璐璐的姊姊心有餘悸地說。

  臨走前,剛好是寶寶餵乳時間,讓我們幸運地見到寶寶一面,小小的身軀安穩地沉睡著,殊不知母親費盡多少的氣力。

                                                                                                          0425,2005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在前面】

  自從踩過一次大地雷後,我想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未查資料就盲目地去用餐,尤其還帶朋友去,幸運的是,艾瑪與迴紋針的網誌有許多美食足跡可供依尋,應該能大大降低陣亡的機會。

【正文來囉】

  隨著迴紋針的腳步,我們來到了巢鴨壽司

  它真的是一間很不起眼的小店,要不是有地址,不然很有可能過門還不自知。營業時間從十一點半開始,我們差不多快十二點才到,沒想到居然在店門口遇到剛買完菜回來的老闆與老闆娘。(幸好沒準時來)

  店內的裝璜很有日式風,就像在日本時隨處可見的小食堂。牆上貼有許多中日文的菜單,迴紋針的食記裡提到,老闆算是從日本學藝回來,店名也是因此而來,平常有許多日本人來此用餐,我想,這代表它的口味很道地吧,對了,日幣也可以在這裡使用喔。

  璐璐點了鮪魚蓋飯,我點了涼麵,另外還有旗魚生魚片,壽司甜蛋。後來覺得沒吃飽,又點了綜合可樂餅。

  在日本時一直沒機會吃到蕎麥麵,回台灣後在便利商店買過一次,那當然不能滿足我囉,所以即使菜單選擇這麼多,我還是先一償宿願。




        璐璐的鮪魚蓋飯,一如其名,就是生鮪魚片放在醋飯上,平常只有在電視上看到這種吃法,原本想到台東去艾瑪推薦的大車輪時,再來試試看,不過既然這裡也有,就點一份當作比較。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我一直在物色一台輕便但畫值好的隨身機。很驚訝,以為自己短時間內不會再對消費機感興趣,只不過是看了艾瑪、迴紋針的網誌,因為她們放在網誌上的照片就興起了買相機的念頭。人的慾望果然無窮,明明手上還有一台sony p7,稱不上輕薄短小,但也足以隨手攜帶,為什麼還要買新機呢?

  巧的是,富士推出的F10給了一個買新機的理由,它的高ISO可以在光線不足的情況下,進行拍攝。向來DC最被人垢病高ISO等於高雜訊的問題,也因為新技術而有效壓抑雜訊,這是這台相機最令人側目的一點。

  可是仔細審思我現在的經濟情況,接下來一個月的自助旅行將會花掉至少十萬塊,還有在新竹租屋的租金六萬六,雖然不至於花掉我所有的儲蓄,但也元氣大傷了,此時若加上這一萬多塊的開銷,恐怕會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禁讓我胡思亂想起來,像我這樣賺得不多,但又不是一貧如洗的人,花錢真難。很窮,那沒什麼好說的,維持生活最低的支出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對這種消費產品流口水。很有錢,也不用說了,當然是盡量花。

  但領不高不低的死薪水,沒有額外的收入,錢是另一種保平安的自我安慰。都不花錢,也不會變富有;花點錢,又會覺得不安心。 


prus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